主题: 极品丈母娘 我的婚姻她要做主

  • 应城人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689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4/3/19 11:49:09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澳门牌九游戏注册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极品丈母娘 我的婚姻她要做主
 


    楚天金报讯 人物名片:范力 男 33岁 自营生意
    采访:本报记者 杨扬
    时间:2014年3月16日

    范力打来电话,听筒那头时时传来孩子的啼哭声,这时他便会说:“对不起啊,等会我再打给你,我先去哄孩子。”老婆跟着岳父母吃了晚饭出去散步,家里只剩下范力一个人带孩子,分身乏术的他连倾诉也只能“抽空”,他说:“我觉得这根本不是我的家,他们三个才是一家子。”

    不愉快的经历

    我和老婆吴艳算是闪婚。2012年3月,我在一个大型相亲网站上认识了她,三个月后便奉子成婚。之所以这么仓促,首先是因为我年纪不小了,其次是因为过去一些不愉快的经历。
    认识吴艳之前,我谈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友,就叫她樱吧。用朋友的话说,我那段时间是“用生命在谈恋爱”:我对樱的话言听计从,不管什么事,只要一个电话,我都会开车去接她;她的生日、情人节、七夕节,我都不忘给她准备礼物,连她父母的生日,我都会备好贺礼。连她自己都说,同事很羡慕她。
    可是,我和樱最后还是分了手。我们都开始谈婚礼酒席的细节了,樱却隔三差五和我提房子的事,有时说要我换个复式楼,以后可以生二胎;有时又说为了方便她父母以后照顾孩子,要我把房子卖了在她家附近买一个。
    开始我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跟她讲明了不换房子的理由——毕竟我要做生意,把钱全拿去换了房子,手上没一点活钱不行。而樱的态度总是别别扭扭的,直到一次去她家吃饭,她爸妈提出要我在房产证上写她的名字,彻底激怒了我父母,我妈说:“她们家是卖闺女还是把我们当银行了,你趁早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岳父母“突然驾到”

    和樱分手后,我甚至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,为此还去医院看过病。就在这时,我认识了吴艳。吴艳除了年龄偏大以外——和我同龄——其他条件都不错,我的同事们都说“比樱强多了”。当我知道吴艳怀孕以后,立即宣布了结婚的消息。
    为了快点结婚,也为了方便照顾怀孕的吴艳,我们协商决定住吴艳家买的房子,那套房离吴艳的单位近。可吴艳爸妈的“突然驾到”让我措手不及。
    没人征求我的意见,岳父母就拖着大包小包住进了我们家。想着他们照顾女儿心切,应该包容,我没有说什么。可吴艳妈妈太厉害了。我和吴艳以前商量好,由她洗衣服、我晒衣服,可丈母娘一看到我让吴艳把脏衣服放进洗衣机就发脾气。
    这些关于家务的小矛盾不胜枚举。我做生意常常晚起晚睡,晚上要应酬,岳母就在吴艳那里打小报告,说“这样很危险,你都不管管他”,“他从来不做家务,现在有我们帮你,以后我们回去了,难道都靠你一个人啊”……吴艳又把这些话在和我闹矛盾时告诉了我,弄得我心里又气愤又憋屈。

    丈母娘的极品要求

    我和吴艳感情还不错,偶尔吵两句嘴,第二天就和好了。可岳母却会把这些看进眼里、装进心里,只要我们吵架,她就不吃饭,关在房里唉声叹气;最极品的是,她还给我爸妈打电话说长道短。
    幸好吴艳还算理解我。一次我看到了她和朋友的聊天记录,她说:“我妈也太‘作’了,她总觉得做生意的人时间很自由,可我老公参加应酬也要配合别人的时间。他两三点才回家,我妈就觉得是在吃喝玩乐,还要他做家务,我都不忍心。好多矛盾都是我妈闹出来的,我有时候烦得很,可她带孩子又很辛苦,我也知道她是为我好,怕我受委屈……”看了这些话,我心里觉得好受多了。
    想到吴艳现在的角色就像婆媳矛盾中做“双面胶”的儿子,我觉得她也不容易,只好安慰自己:再忍两年吧,等孩子上幼儿园,岳父母回去就好了。
    年前,丈母娘突然提出要我把房子卖了,再买一套大房子。我没同意,觉得现在买房划不来。她当场就捂着胸口躺在沙发上,说血压又上来了。我还能和一个病人理论吗?
    见我们都不同意换房子,丈母娘又让吴艳把家里的钱给她打理。我觉得很无语,吴艳却说:“我妈是为了我们好,不可能吞了我们的钱。”我知道丈母娘的心思,觉得我做生意环境不单纯,得为吴艳加层保险,可她的种种做法让我很闹心。
    (口述实录 文中人物为化名)

  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